時代呼喚忠誠;國家需要忠誠;人們贊頌忠誠;歷史記載忠誠。
  由於忠誠的特質和要求,我們不難判定:對人、對事、對組織、對國家等的忠誠是:在關係之間顯出;在原則問題見出;在關鍵時刻看出;在細微之處做出。
  在這裡,需要的是真與誠,因此要一而不二;需要的是奉與獻,因此要公而不私。
  湖南衛視台連播“三季”《絕對忠誠》,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反響。惟其反響廣泛才促其思索深入。
  在廣泛的反響中,人們對標題本身的一輪尤其具有代表性。細檢起來,體現在兩個問題上:一是為何倡導要忠誠?二是忠誠何以要絕對?
  對這兩點的合乎邏輯的回答,還必須對“忠誠”有一個基本的認識。
  我以為,忠誠就是指對一個人、一種理想、一種事業、自己的組織和國家等的真心誠意,無二心的忠實狀態。正因為“忠誠”的這一特質和要求,我們說,忠誠之立身,是一種為人的品格;忠誠之於工作,是一種為事的品格;忠誠之於政治,事一種治政的品格。
  正因為為人、為事、為政均需有“忠誠”的品格,故人們還說,非忠誠無以可立;非忠誠無以可交;非忠誠無以可成;非忠誠無以可信;非忠誠無以可用。
  也正因為如此,習近平總書記在對中共中央辦公廳的同志的講話中特別引出下麵一句話來——————“人之忠也,猶魚之有淵”。
  由之不難看出:忠誠之於人,既是一種必要的品格,也是一種高尚的品格。因其事一種高尚的必需,故而又是一種難得的品格。惟其難得才顯可貴。惟其可貴,我們才說:時代呼喚忠誠;國家需要忠誠;人們贊頌忠誠;歷史記載忠誠。
  由於忠誠的特質和要求,我們不難判定:對人、對事、對組織、對國家等的忠誠是:在關係之間顯出;在原則問題見出;在關鍵時刻看出;在細微之處做出。
  在這裡,需要的是真與誠,因此要一而不二;需要的是奉與獻,因此要公而不私。
  一言以蔽之,需要“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習總書記講話引語)。
  正因為如此,中國科學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的博士生導師齊俊桐說:“忠誠就是在你的理想,你的夢想的路上,不受沿途的誘惑所干擾,所打斷而能夠一直走下去“。陳立雲教授才能為培育兩系雜交水稻30個春節離別家人在海南獨自度過。用他的話說,絕對忠誠就是要“耐得住寂寞,受得起清貧”。擔任“導彈考官”的李鴻,為了“捍衛國家的和平崛起,築牢鐵壁銅牆”,而在一般男子不能忍受的工作境遇下做出勝於一般男人的業績。80歲的丁金星為了幫助武器定位的“神器”——激光陀螺而與退休前的時間安排並無兩樣,“五點半起床,六點半出門上班”。狼心山下航天人楊紅兵在西北大漠獃了26年,去年一企業高薪聘請,他斷然拒絕……
  這,就是對事業的絕對忠誠;對國家的絕對忠誠;對黨的絕對忠誠;對人民的絕對忠誠!!
  然而,無需諱言:在利害魔鬼的驅使下,在修煉欠佳的境界里,在導向不明的氛圍中,不忠誠的人和事已經危害很深而令人心憂。叛黨賣國者有之,唯利是圖者有之,敷衍塞責者有之,心猿意馬者有之……
  顯然,這些都是“忠誠”的反動。
  更有甚者,有人不但自己不忠誠,居然還對“絕對忠誠”的要求提出質疑:說什麼“忠誠還要絕對,它不是太絕對了麽?”
  試問:不“絕對”難道還要“相對”不成?
  眾所周知:相對的就是有條件的,可變的,暫時的。據此可見:“有條件的、可變的、暫時的”忠誠那還叫“忠誠”麽?!因此——
  假如“忠誠”不絕對,那就是絕對的不忠誠!
  文/朱有志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
  (原標題:假如“忠誠”不“絕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a70uaybaj 的頭像
ua70uaybaj

爬蟲節

ua70uayb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